人为何会被痛苦的记忆缠绕,把痛苦埋在了心底

作者:生活百科

往事容易遗忘

记忆是很奇怪的东西,有的时候,我们会忘记很多事;有的时候,一些恼人的记忆,会在很多年以后,不经意之间闪过;有的时候,我们甚至会歪曲某种记忆(明明是弟弟被妈妈送了礼物,却记成了自己被妈妈送礼物)。电影《记忆重现》想要讨论的大概就是,人为何会被痛苦的记忆缠绕?为何不记得过往幸福的瞬间?如果全部记得,人生是不是就是一种圆满?今天我想讨论的是关于记忆的两个话题:记得需要忘记的与忘记需要记忆的。

却很难遗忘悲伤的过去

前言

悲伤是一种痛苦

图片 1

它来自人生那段坷坎的经历

戈登、他的妻子,山姆都是无法与过去告别的人。

把痛苦埋在了心底

孩子的意外常常会影响后续婚姻的状态,就像戈登,他的妻子沉浸在过去的哀伤中,而他试图逃离,结果两个人竟越走越远,可是他真的想逃离吗??如果想逃离怎么会怀疑现在人生的真实,怎么会想找回曾经的全部的瞬间(与女儿相处瞬间的补偿。),与其说他是逃离,不如说是悲伤情绪的升华,将悲伤转移到更有意义的事情上——发明创造。而山姆,则缠绕在哥哥车祸的记忆中,这个记忆让他现在重建了属于自己的虚拟王国,影片中丝毫没有介绍山姆现实生活是怎样的。只有他,房子,还有他的模拟世界。仿佛在那个模拟世界中,他是这个世界的王,他有掌控感。尽管每个人以自己的方式,过活,但毫无疑问,他们也是在与过去的记忆纠缠。

也就有了记忆

1. 记忆的纠缠:为何忘不掉?

回想当时的那次经遇

记忆的纠缠最显著的是发生在有重大创伤性事件的幸存者身上,车祸、地震、亲人离世等等,当时的场景会像闪回一样不断地出现在脑海中,会不断反问,如果当时走了另外一条路会怎样?如果当初没有去那个城市会怎样….他们被【假如…就…】所侵占,希望努力忘记,但是时不时在梦中或者某个场景中就闪现出来。

或许会感受到还有些阵阵的寒意

这里涉及到心理学的三个问题。

往事容易遗忘

首先,记忆与情绪的关联。研究发现,受情绪波动影响的事件要比不动情感的事件更容易被记住。也就是说活动产生时的专注程度和精心程度会对记忆产生重大影响,决定日后是记住还是忘却当时的经历。

却很难遗忘悲惨的遭遇

其次,人们更容易记住消极事件还是积极事件?心理学家凯文•奥奇斯纳做了相关实验,他给大学生们看一系列积极的、消极的和中性的照片,像一个微笑的婴儿,一张遭到毁容的脸,或是一幢普通的楼房等。在后来的测试中,人们记得的积极照片和消极照片要比中性照片多,并且记住的积极照片的数量与记住的消极照片的数量相同。但是,当奥奇斯纳想进一步探究实验的参与者为什么会声称他们记得一张特殊的照片时,积极记忆和消极记忆的不同出现了。当人们认出积极照片时,他们可能会说这张照片似乎很熟悉;当他们认出消极照片一时,他们详细回忆了最初见到照片时的想法和感受。如果我们记得消极事件比积极事件更具体的话,那么我们就是在持续不断地重温那些我们希望能忘掉的痛苦经历。

悲惨是一种伤害

最后, 当告诉自己【不要想白熊】,白熊出现了。哈佛大学心理学家在乌格纳的实验中,人们被要求尽量不去思考一个特定的问题,像“白熊”之类的中性概念鸟格纳发现,由于一段时间的思想压抑,参与实验的人们通常会表现出一种“反弹的影响”,尽管不去思考痛苦的想法看起来像一个有效的方法,但是试图忘记痛苦的做法,不仅会延长痛苦而且会使情况更糟糕。”其他一些研究所的实验表明,观看令人伤心的电影时压抑自己的思想感情的人比那些没有尽量去压抑自己的人,后来经历了更多的与电影内容有关的痛苦记忆的折磨。

是内心已经存在了的伤痛

对于忘不掉,心理学有两种方法,一个是保险箱技术,类似于用一种催眠的方法,把暂时不能处理的情绪与经历,放在保险箱里储存起来,等来访者准备好的时候,再去面对。而另外一个方法则是【曝光疗法】,即在安全环境下重温痛苦的往事会消除一部分痛苦。对任何刺激或经历的重复都将导致研究者所说的“对往事习惯”的现象—一种对刺激的生理反应减少了的现象。如果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为你播放一段热烈奔放的音乐,并记录下你的生理反应,我会发现:起初,你对这段音乐反应强烈;接着你的强烈反应逐渐减少。对痛苦记忆的测试也如此。在安全的环境中不断地重温伤心往事会减弱对痛苦的最初反应。试图压抑痛苦记忆的做法,阻止了对往事感到习惯的正常过程。这样,受到压抑的回忆纠缠在脑海,久久不愿散去。

在心里会打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既然如此,那么那些为治疗灾后幸存者的“纠缠”,而无一例外许可病人在安全的治疗环境中重温昔日灾难的做法或许就不令人感到奇怪了。这种被证明为行之有效的方法是一种将记忆曝光的疗法。病人不断地接触到与他们所经历的灾难相关的刺激,他们于是回忆和再次体验当时事件的逼真情景。波士顿心理学家特瑞斯•柯恩和他的同事们报道说,曝光疗法减少了越战老兵们的焦虑和痛苦程度。彭尼贝克研究发现,对失望、失败和别的消极性经历进行事实曝光对人有好处。从长期的角度看,纠缠确实是伤心往事不可避免的结果;但从长远的角度看,体验那些我们最希望忘掉的,却又需要正视的、可公开的综合性体验是对付纠缠的最有效方法。

那刻骨铭心的记忆

这其中似乎有一个矛盾,戈登和山姆看似都是在与过去纠缠,都缠绕在过去的经历里,一次一次的梦境,一次一次的记忆机器中的重现,这也是曝露,为何没有得到治愈呢?这就涉及到弗洛伊德的另一个概念:压抑。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并没有曝露全部,选择性的曝露了自己能够接受的,把更痛苦的压抑掉,甚至遗忘,这是无法得到治愈的,即更痛苦的经历想不起。

尝试一次一次地去忘掉

2.记忆的遗忘:痛苦的经历想不起

可却一次一次地又想起

图片 2

也许今生今世会永远伴随在心里

弗洛伊德认为,童年有创伤的人,因为作为孩童很难处理那个情绪,于是有意识的或无意识的就会压抑这个痛苦的情绪。但是这个情绪并不会消失,而是以某种身体症状、某种口误、失误等表达出来。最极端的例子是【痴呆】,因为太过痛苦,而要忘记,最后反而被关在了无记忆的牢笼中。

我想用时间去冲淡

就像山姆,他一直不断地闪回车祸的瞬间,无法救出哥哥,我们以为他沉浸在丧失和愧疚之中,但是结局我们发现了一个更令我们震惊的事实,即他伪装了哥哥的车祸,同时害死了戈登的女儿。相比于其他困在记忆中的人,戈登和戈登的妻子,多少都在往前走,而他完全是停留在过去了。他试图自救,补偿——找出戈登为何被杀,安慰戈登的妻子,承认自己的错误。这是影片的全部。

心中挥之不去的记忆

戈登为何被杀呢?他一心想追逐的也是过去幸福的瞬间,无法承认丧失的那部分,所以终究被自己规避的痛苦记忆所杀死(实验者回忆起自己痛苦的记忆是他自己痛苦记忆的外化)。

我想用流水去冲洗

我想这里面,戈登的妻子是疗愈的最好的,不沉浸于过去(扔掉芯片),面对了自己的悲伤与丧失,才可以继续向前。

难以忘怀的记忆

3.记忆与自我

可是已经办不到

沉溺于过往(选择性),无法走向未来。

早已融化在血液里

不带着过往,也无法走向未来。

我要把经历写成一部书籍

丰富一下内涵

作为一种激励

品味一下人生

作为一种磨砺

总结一下过去

作为活着的勇气

其实没有那个必要

去刻意把它遗忘

存在记忆中

升华了自己

找回了自己

2015,3,25海光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澳门赌搏网站大全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